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聊聊外资对中国制造的并购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4-17 15:18)
文章正文

收购与反收购--聊聊外资对中国制造的并购

2018-04-14 09:25来源:格隆汇股权/格力/人民币

原标题:收购与反收购--聊聊外资对中国制造的并购

作者:宁南山

最近的十年,是中国制造大发展的时期。

2007年的时候,全球制造业总产值为9.324万亿美元,中国为1.15万亿美元,只占世界的12.33%

而到2017年,中国制造业总产值为3.596万亿美元,占全球比例已经提高到30%左右了。中国提高的这17个百分点来自哪里呢,

主要是来自于发达国家,具体的说以欧洲和日本为主,美国也有少部分。

比如说高速列车制造,2017年全球60%-70%份额都被中国中车拿走了,

而在十年前是什么样子呢,2007418日,时速200公里的和谐号动车组D460次列车从上海站出发驶往苏州。这是中国第一列正式开行的动车组。

什么意思?中国从2004-2005年从德国法国日本加拿大引进的高铁技术消化吸收制造的和谐号,2007年才第一次在地球上正式运行,那个时候我们份额是零。

十年的时间,谁的份额下降了呢?欧洲的德法,亚洲的日本,北美的加拿大。

无一不是发达国家,无一不是制造业强国。

其他如家用电器,消费电子产品,安防产品,通信设备等都是一样。

我们现在视为传统产业的钢铁产业,在2007年我国还进口了1687万吨的钢材,而到了2017年,尽管中国国内需求增加了一倍还多,钢材进口量却下降到了1330万吨。可见进口替代在不断进行,国产化比例在不断提高,这十年间全球新增钢铁份额的大部分被中国企业获取。

按照产量计算,现在的中国钢材进口比例只有区区1%左右,也就是99%的钢材都可以国产化。

中国的崛起直接伤害到了发达国家的利益。

发达国家面对这种局面,心里面自然是不舒服的,他们要做的是尽量迟滞和阻止中国制造的发展和崛起。

在发达国家工业水平和资本实力优于中国的年代,他们对中国市场是处于俯视的状态,就跟我们现在看印度市场一样。因此除了直接用先进产品占领中国市场,使用各种方法阻滞和扼杀中国制造的崛起,也是其市场战略的重要一环,

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必杀技,就是收购,利用当时的中国资本短缺的劣势,以及利用获取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的渴望,通过收购消灭掉潜在的竞争对手,从而达到狙击中国制造崛起的目的。

中国巨头制造业为什么会被卖掉?

三巨头是产业界的常见现象,也就是行业内通常是有三家巨头占据第一集团。

比如家电三巨头美的,海尔,格力;

工程机械三巨头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徐工;

互联网三巨头BAT等等。

实际上,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公司徐工,和中国最大的空调企业格力都遭遇过出售的生死危机。

3.75亿美元卖掉徐工机械

2018413日,徐工机械发布业绩快报,公司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91.31亿元,同比增长72.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26亿元,同比增长391.95%,这是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公司之一。

然而在13年前的20051026日,新华社从徐州发了一条专电,

“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25日在此间宣布,徐工集团当日与美国凯雷投资集团签署协议,出售其全资子公司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85%的股权。该交易总价值约3.75亿美元,交易完成后,徐工集团将保留徐工机械15%的股权。该交易已获得徐州市政府的批准,待江苏省政府有关部门批准后,将按照有关程序向国家相关主管部门报批”徐工机械董事长王民说,引入凯雷投资将使徐工集团获得高新技术、发展资金和新的项目,加快徐工机械做强做大、走向国际化的步伐。

从当时徐工董事长的表态,我们可以看出当时中国制造业的一些心态,认为企业出售可以“获得高新技术”,获得“发展资金”,获得“新的项目”,“做强做大,走向国际化”。

可见新技术,新项目和资金,对当时徐工的吸引力。

收购徐工机械的凯雷投资集团,总部设于美国,是一家全球私人股权投资机构

按照当年的汇率,3.75亿美元约等于22.42亿元人民币。

而徐工集团2003年营业收入超过154亿元,徐工机械的收入大约占集团的60%-65%左右。

实际上,2003年春,徐州市政府有关部门就已经正式启动徐工整体改制工作,向海内外发布项目推介。简单的说,就是要出售徐工机械的股权。

为什么徐工集团要卖掉徐工机械的大部分股权?

在那个年代,国有企业改制是普遍的现象,作为国企,徐工集团的效益并不好,大部分产品线处于亏损状态,不仅面临贷款和债务压力,同时还存在妥善安置大量员工以及退休人员的任务,而企业发展,例如投入研发新型产品和技术也需要资金。

因此通过债转股改制,引进新的资金和资本方,同时利用外资获取新市场和项目,是国企寻求生存发展的一种方式。

当然,出售股权,徐工也希望保留管理团队和品牌资产,以实现继续发展。

2003年秋,国内外三十余家企业和基金蜂拥而至,其中有德隆集团,三一重工等十余家国内民营企业,及美国同行卡特彼勒、美国的财团凯雷,摩根大通等。有意思的是,20046月,第一轮竞标之后,中国民营企业全部出局,当然徐工给出的原因是报价总体比较低,而且国内企业总体实力不佳,不能带给徐工好的发展。

6家入围者全部是外国资本和企业,包括卡特彼勒、华平投资、美国国际投资集团、摩根大通亚洲投资基金、凯雷亚洲投资公司和花旗亚太企业投资管理公司。

最终在200510月,徐工集团与美国凯雷资本签署协议,只待国家批准。

事情看起来就是那么顺利,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公司控制权即将易手。

改变这一切的是因为收购徐工失败的三一重工,在并购中出局的三一,

其总裁向文波在20066月连续发博客披露了徐工集团收购内幕,并且提出

三一重工愿意以高出凯雷30%的价格收购徐工

另外,向文波还爆出凯雷竞争对手摩根大通的报价为31.98亿元人民币,高于凯雷3.75亿美元的报价。

向文波不断发出的博客文章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

一个月后的20067月,中国商务部在北京组织了听证会,将徐工集团,徐州市政府,以及对收购不满的三一集团高层召集到北京进行质询。

同时美国凯雷集团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携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也到达北京活动,就收购一事进行沟通。

听证会的内容,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听证会三个月后的200610月,徐工集团和凯雷重新签订了协议,从3.75亿美元收购85%股权变成了18亿人民币收购50%的股权,单位价格明显上升了。

但是商务部仍未批准,到了20073月,再次重新修订协议,变成收购45%的协议,而单位价格在第一次修改的基础上再次上升11%

而到20087月,由于协议期已过,徐工集团和凯雷投资发布联合声明,终止合作。

徐工机械被收购事件自此谢幕,中国保住了徐工机械的所有权。

实际上,徐工机械的母公司徐工集团,2017年预计实现销售收入接近1000亿元人民币。

2017 9 月,“第四届全球工程机械产业大会”发布的“2017 年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 强排行榜”,中国企业徐工集团位列第7 位,连续数年成为唯一进入前10 位的中国企业。

9个亿卖掉格力--董明珠告状记

张艺谋有个电影,叫《秋菊打官司》,讲的是秋菊的丈夫被村长踢伤了,秋菊去告状的故事。

而今天格力电器的掌门人董明珠,在十几年前,也曾经为了格力品牌的存亡到省里去告状,原因是有的领导坚持要卖掉格力给美国人。

直到今天,董明珠仍然称此事是格力“一次最大的挑战”。

20151012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MBA商学院和凤凰创投共同举办的“中国制造2025新思维董明珠公开课”

以下为董明珠讲话原文:

“首先我告诉大家,格力在2004年的时候,曾经遇到一次最大的挑战

当时我们政府希望把格力电器卖掉,2004年的时候我们的销售额138亿,如果我们同意卖掉的话,我们只能按净资产9亿,但是我想今天就没有中国自己的世界五百强。

我们政府的建议也不能说错,他迫切地希望我们的城市有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但是你有没有想这个不是中国的,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有什么值得感觉自豪呢?所以当时我们坚决反对。

后来这个买家就说,我们很奇怪,在中国已经收购了好几个企业,都很成功。怎么到格力就变了。

因为当时我们的国有资产占了58%,当时我也强烈要求不能卖。结果外资企业告诉我,说给我年薪八千万,我们中国所有的合资企业经营者都是非常满意的,但是我说我不满意。

你收购的成功就意味着我们的失败, 你告诉我,我们中国有多少自己的品牌生存下来了?有多少好的品牌今天不存在了?因为我们的品牌基本上都卖完了,我们成了外国的加工基地,所以我们中国走向世界的时候,有多少人了解中国?高露洁在中国生产,但是原来就是中华。当然还有无数的品牌。

2004年我没办法,我就跑到省里去向书记汇报。虽然我们才130多个亿,但是我告诉他,我们格力电器有未来。

第一,中国的家电企业,企业的结构都是按照外国人的结构来设计的,它的名称都是事业部,这来自于哪里呢?来自于日本。我记得那时候我当总经理,别人劝我赶紧改名,因为“人家都是总裁,总经理显得档次不够”。总裁也好,总经理也好,空调不好,什么裁都没有用!

所以当时找张德江汇报的时候我就说,

格力电器有自己的管理模式,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研发能力,说老实话,我们的研发技术还是远远不够的,但是我们坚守十几年,我们改变了。为什么改变?是因为我们坚守,我们相信自己的责任,所以我们成功了。

第二,格力电器从1997年开始,我们没有银行贷款。曾经我这个无贷款,很多人质疑我,说我经营的不好,要资本运作才是好企业,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很多企业不行了,我们的利润增长了50%

当时,我们卖与不卖,发生了很大的争执。当时省里跟书记汇报完了,书记还没表态。但是我想我是在为国企打工,我觉得作为一个国人我坚持了我自己的理想,也可以说我们坚持了自己的原则

但是一定要卖,我们就没有办法了,非常不高兴。半个月以后,省里来了调查组,调查完以后决定不卖。

我们用十年的时间,2004年到2014年的时间,我们给国家的税收是150亿。如果我们卖完以后,我们国家还有这么多的税收吗?我们国家格力这个品牌就没有了。而中国这么大的市场,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外国的,所以我们中国人养成了崇洋媚外的习惯。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努力创造一个好的环境。

董明珠说的这家外资企业就是美国开利,它是世界五百强,也是当时全球最大的空调企业之一。

当时不只是董明珠,董事长朱江洪也表示反对并发挥了巨大作用。

这充分说明当时卖掉格力的决定并不是企业经营者的意愿,而是相关领导的决策。

实际上,仅仅2017年,格力预计就能实现净利润200亿,上税200亿人民币。

如果当初九个亿卖掉格力,会给我国造成多么大的损失!

在家电行业,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像格力那样,像我国小家电企业,也是最大的炊具企业苏泊尔,目前就已经是纯正的法国品牌。

2008年苏泊尔被法国SEB(法国赛博集团)公司收购控股50%以上的股权,

20149月,苏泊尔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由苏显泽变更为法国人Frdric VERWAERDE

之后由于不断增持,目前SEB持有苏泊尔80%以上的股权,而苏泊尔集团只占股权的0.01%,已经完全退出。

国资与洋资---中国啤酒产业

中国的啤酒产业,也在当年的改制大潮中一度被外资控制

2004年,哈尔滨啤酒被百威啤酒的母公司美国安海斯-布希(现为百威英博)收购了99.66%的股权。到目前为止,哈啤仍然是纯正的外资企业。

我周末晚上在深圳逛超市,就会不时买哈尔滨啤酒,心理活动是东北经济增速下滑,作为个人也要多少支持下,只是知道哈啤已经成了外资,心情不免有点复杂。

另外的两大啤酒公司,青啤和华润雪花也是如此。

2005年,通过不断债转股,安海斯-布希持有的青岛啤酒股份于达到27%

这一年,安海斯-布希派驻青岛啤酒的董事Stephen J. Burrows ,安海斯-布希CEO,有了中文名“伯乐思”,还成为青岛啤酒的副董事长。

2009年,日本朝日啤酒以6.665亿美元从已经改名叫百威英博的安海斯手中购入青岛啤酒19.99%的股权。

华润雪花啤酒(旗下雪花,金威)也被南非啤酒公司SAB米勒入股49%的股份。

哈啤,青啤,华润雪花这些中国最好的啤酒企业,基本都被外资持有股份。

根据新华网的报道,到2014年,中国的啤酒产业,唯一纯正100%中国血统的啤酒公司只剩下燕京啤酒一家。

当然,对于中国而言,只要品牌还在持续经营,还是有翻盘的机会,

2015年以后,事情发生了逆转,

2015年百威英博与SAB米勒这两家全球第一、第二的啤酒公司宣布合并。中国通过反垄断审查的方式,迫使SAB米勒不得不放弃雪花啤酒的股权。

201632日,华润集团以16亿美元回购了49%股权,自此雪花和金威两大啤酒品牌回归中资。

20171220日,复星国际联合中国财团回购日本朝日啤酒手中持有的青岛啤酒17.99%的股权,代价合共约66.17亿港元,青啤的外资也基本被清退。

持股青啤多年的朝日啤酒退出了,我感觉喝起青岛啤酒更爽了。

与青啤和哈啤命运类似的,还有中国最大的碱性电池生产商南孚电池,

2003年被吉列公司收购,南孚被控股之后,为了避免和大股东吉列冲突,被迫从增长迅速的海外市场退出,延缓了进军海外的步伐。

2005年南孚被并入宝洁公司,然而宝洁并不想主推南孚电池,而是试图借助南孚电池的渠道力推自己的金霸王电池品牌。

由于南孚电池管理层始终保持独立经营,业绩和市场份额良好,长期在中国市场处于垄断地位,因此尽管宝洁为了利益,努力试图扶持自有品牌金霸王,却也始终无法胜过南孚品牌。

201411月底,鼎晖投资以约6亿美元从宝洁公司手中收购南孚电池78.775%的股份。这个世界五大碱性电池生产商之一的民族品牌,终得回归。

从南孚,青啤,雪花这些出售又回归的例子,还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那就是只要自己够强大,保有足够的股权或者强大的品牌力

即使出售了部分股权,也还是能够保持话语权,后面还是有翻盘回归的机会。

对中国进行全行业并购

中国历史上,由一家外资企业对中国该产业所有企业进行并购的案例,恐怕是空前绝后了,但是真的有一家公司几乎实现过,那就是美国柯达公司。

中国的感光行业企业并不多,90年代大约有7家,给相机提供胶卷,

由于技术落后,体制僵化和经营不善问题,在市场竞争中和外资相比处于劣势,中国市场份额三分之二被日本富士占领,另外美国柯达也占有部分份额。

而中国这些国产厂家,在外资竞争下,技术不如人,管理不如人,几乎都处于亏损状态。

柯达看好中国市场,试图扩大在中国的份额,彻底打败日本富士

于是1994年初柯达开始计划对中国的感光材料产业7家公司进行全部并购,经过和中国政府长达四年的谈判,最终在1998年签订了著名的“98协议”,根据协议,柯达直接和无锡阿尔梅,汕头公元,厦门福达成立合资公司,柯达占据70%-80%的股份,同时其余3家上海感光,天津感光和辽源胶片不直接签订合资协议,但是事实上也成为合作关系。

中国只剩下乐凯一家民族感光材料企业。

通过98协议,中国感光材料领域由此对柯达开放。

柯达利用中国公司的本地化产线,可以获取内资待遇,同时极大降低了生产成本。而对富士这样的外资企业,由于中国对进口彩色胶卷,征收高额关税,到200441日起,才降到每平方米征税120元,而之前是170元。

日本富士尽管在技术上不弱于柯达,但是在价格上完全无法竞争。

98协议”后,柯达在中国影像市场的业务以每年8%到10%的速度增长,到2004年已占有了市场份额的70%以上,而富士、柯尼卡等品牌的份额,合起来也不到25

2003年,乐凯也与柯达合资,柯达以1亿美元现金和其他资产换取乐凯20%的股份。柯达自此可以说实现了中国感光材料产业的全产业收购。

单看柯达对中国感光材料的全行业并购来说,是非常成功的,

不过,历史的黑色幽默就是,2000年之后,数码相机的时代逐渐到来了,胶卷的使用量不断下降。在数码产品冲击下,柯达的感光业务在全球范围来看不可避免走下坡路。

2007年,柯达不得不出售了乐凯的20%股份给中国公司,此时出售价格仅为4.02元每股,而2003年柯达购买乐凯股份时为8.3元每股。居然还亏损了。

2012年,柯达开始了破产保护流程,至今柯达仍然健在,不过早已不复当年的风光。

而乐凯集团,则在2012年被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收入麾下。

感光行业对中国来说,是一次幸运,因为全行业衰落了,所以也彻底的消灭了外资在该产业的绝对优势,但是对于我国被收购的其他行业来说,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中国日化产业---失去的二十年

我们说失去的二十年,一般都是说日本,其实中国也有一个失去了二十年的产业,那就是日化行业。

相对于其他行业国产品牌的大发展,日化行业的中国民族品牌在外资并购中损失严重,至今仍然极其弱小。其背后的原因是,在和外资合作过程中,对国产品牌缺乏保护意识。

活力28这个知名品牌,当年可谓家喻户晓,“活力28,沙市日化”是当时电视上耳熟能详的广告,连小学生都会背诵。

然而这个品牌仅仅六千多万人民币就出售给德国洁时公司五十年使用权,而德国方面却把所有渠道资源和广告用来推自己的“巧手品牌”,当中方意识到问题,七年后收回活力28品牌时,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品牌一落千丈。

同样的还有小护士,美加净,羽西,大宝等

2003年小护士被法国欧莱雅收购,尽管欧莱雅现在并未关闭该品牌,但目前消费者只在一些低线城市还能看到该品牌,而在当年,小护士是中国前三的护肤品牌。

本土品牌丁家宜20114亿美元出售给跨国日化巨头科蒂集团,之后业绩下滑退出中国市场,创始人庄文阳在2015年将其辗转买回重新运作,但品牌已经元气大伤。

1990年,美加净在全国护肤品市场的占有率高达20%,同年,上海家化在政府招商引资的指令下,美加净商标被庄臣以合资方式收购,作价1200万元。1994年,上海家化花5亿元收回美加净商标。2004年,美加净开始重塑尘封10年的品牌,但已错失发展的宝贵时机。

2012年,份额位居中国第一的国产面膜“美即”品牌,

当年的销售额达到13.49亿港元,增长了41%,净利润为2.05亿港元,美即面膜销售回款13.53亿元。

2013815日,国际日化巨头欧莱雅集团宣布收购美即控股全部股份,总价为65.38亿港元(当时约合51亿元人民币)。之后美即控股退市。

中国丧失了最大的面膜品牌,不仅如此,美即如今发展也并不好,其销售额出现暴跌,至今未恢复到2012年的水平。

2007年,德国著名日化巨头拜尔斯多尔夫公司出资3.17欧元收购当时中国最大的洗护发企业丝宝集团旗下丝宝日化85%的股份,拜尔斯多夫一举拿下当时国内最大的洗护发企业——丝宝集团旗下舒蕾、风影、顺爽和美涛四大护发品牌。随后,拜尔斯道夫将丝宝剩余15%的股份也全部购买。

20046月,世界最大的化妆品公司欧莱雅L’Oreal)收购羽西化妆品及其品牌。

更为著名的是1954年在上海成立的中华牌牙膏的品牌使用权,这家诞生在上海的老牌国产品牌,其使用权无限期被联合利华拥有。

牙膏这个日用化学品,至今仍然没有实现完全国产化,目前中国的牙膏市场,外资品牌仍然占据优势份额。下图为中国口腔清洁护理用品工业协会的统计,2016年中国牙膏市场前四名有三个是外资品牌,只有云南白药排在第二位。

前十名中,黑人,佳洁士,高露洁,中华,舒适达均为外资品牌。

今天我们市场上,日化产品外资处于绝对优势地位。

中国本土品牌只在一个领域有优势,就是洗衣粉和洗衣液市场,蓝月亮,立白,超能等本土品牌占据优势份额,最大的广州立白集团2017年销售额突破了200亿人民币,实现了两位数增长。其他如浙江纳爱斯,蓝月亮等也有不错表现。

其他与化妆品护肤有关领域,本土品牌处于绝对弱势。

我们今天说买化妆品和护肤品,基本都是法国货,日本货或者是韩妆,国产份额极低了。

不过在护肤和彩妆领域,本土品牌也有希望,那就是上海家化公司,

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64.88亿元,同比增长8.82%

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3.61亿元,同比增长97.28%

更让人欣喜的是,上海家化公司2017年度自有品牌实现营业收入50.69亿元,同比增长15.85%,取得大幅度增长;

旗下佰草集,六神,美加净,双妹等品牌均实现上升,尤其是佰草集高端化非常明显,400元以上产品从31.2%上升至40.15%。未来佰草集将主打400元、600元以上的系列

实际上,除了本文提到的工程机械,日化,啤酒,家电

21世纪初,还有制药业的哈药集团,华北制药等均向外资出让股权,

世界最大的锂聚合物电池公司被外资收购

更让人感到可惜的是新能源科技集团(ATL),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锂电池生产企业之一。

该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层都是中国人,然而由于创业发展期间需求资金,20056月,日本TDK集团1亿美元收购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ATL成为TDK的全资子公司。

ATL保持高速发展,2012年成为全球第一的锂聚合物电池电芯供应商,我们使用的三星,苹果,华为,OPPO, VIVO,小米等手机和平板电脑均使用其电芯。

2016年曾经爆发的三星NOTE 7电池爆炸事件,使用三星SDI电芯的电池出现爆炸,而ALT的电池却安然无恙,足见其强大实力。

实际上,全球第一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创新,其旗下产品也是使用ATL的电池。

目前ATL公司每年销售额高达20亿美元,在锂聚合物电池领域全球份额接近50%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ATL的创始人曾毓群在福建宁德创立的宁德时代新能源公司(CATL),该公司专门做汽车动力电池,是源于ATL的动力事业部独立出来的,目前是100%的中资公司,2017年已经超过比亚迪成为中国第一大动力电池供应商。

从中国制造的发展史,我们多少可以吸取一些教训,看出一些规律,

1:如何看待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公司外资占大头?

从本文的案例来看,保留了一定控制权的,能够独立运营的公司,最后都有翻盘的机会。

典型的如南孚电池,虽然大部分股权被收购,但是由于经营独立,并且一直保持较高市场份额,因此一直具有话语权,因此最终能够回归中资。

中国的啤酒产业也是一样,未将全部股权出售,只是出售部分股权,因此最终还能进行回购。

但是那些丧失了控制权的,就翻盘无望了,例如苏泊尔,例如哈啤,以及无限期转让商标使用权的中华牙膏等等。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如百度,阿里,腾讯三巨头都有大量外资持股,

百度第一大股东是美国德丰杰风险投资,

而到20176月,软银集团持有阿里巴巴7.4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9.2%;第二大股东雅虎持有3.83亿股,持股占比为15%;马云持有1.78亿股,占比7%

腾讯的第一大股东则是南非Naspers(旗下MIH),注意与网上盛传的工商银行没啥关系。

因此不少国人说这些都是外资公司,马云也是在为软银打工。

股权旁落是事实,但是我们也要知道,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运营人仍然是中国人,公司的员工支出,税收和公司运营支出主要都是在中国,中国仍然是主要受益者和控制者,只要我们保留了公司控制权,是仍然有完全翻盘的机会。

只要控制权在手,外资不可能永远不套现,必然会有退出套现的一天。软银2016年就出售了大约3个百分点的阿里巴巴股票,套现数十亿美元。

2:国人要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

很多人内心缺乏自信,认为中国公司不可能成为世界级品牌,认为中国公司不可能战胜外国公司。

出售格力就是典型,2004年的珠海想要有世界五百强,所以通过出售的方式获得“世界五百强”的开利投资。

那个时候的人有这种想法其实不奇怪,2003年中国才有多少家世界五百强企业?11家。我那个时候看报纸,很关注中国企业冲击世界五百强的情况,我记得当时有报纸说,2010年中国企业会有50家进入世界五百强,我当时还觉得有点吃惊。实际上现在轻松有一百多家了,而且后面还会更多。

所以说,当时很多人,是不敢想象以后中国企业能做那么大的,更不敢想象仅仅十年以后格力就进入世界五百强了。

实际上,2017年的格力,不只是营收,市场份额和净利润都远远超过开利,即使是和开利的母公司联合技术集团相比,联合技术公司一年营收570多以美元,净利润50亿美元左右,格力一年净利润可以达到联合技术的60%

联合技术公司旗下有奥的斯,普惠发动机等子公司,非常低调的高技术公司。

我在这里再次强调一个事实,

中国重回世界巅峰只是时间问题,近代几百年被外国人拉开代差的黑暗时期并不是常态,中国处于世界顶峰位置,在各个方面普遍的做的比外国人好才是常态

这句话是不是非常的民族主义?事实上,世界少数几个强国,其国民的智商和勤奋程度差距并不太大,一项技术你能搞出来,我也能搞出来,主要还是时间问题。

美国人1945年搞出了核武器,短短一二十年时间,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主要强国就全部都搞出了核武器。

美国现在掌握的集成电路,航空航天等技术也是一样,看起来高不可攀,只要别的先进国家有足够的资源砸钱砸人搞,不会说搞不出来。

韩国人搞存储器就是个典型,三星和海力士高强度的投资存储器研发,如今美国美光,日本东芝都已经被三星和海力士超越。

但是我国有一点显著优于其他国家,在最为重要的人力资源力量上远比其他国家强大。所以我国能在化工,航空,航天,轨道交通,通讯设备,智能手机,显示面板,集成电路,汽车及零部件,医疗设备等全线推进,这是其他国家做不到的。

在不自信的情况下,人往往会低估自己的价值。

国内精日就喜欢吹嘘日本如何如何发达,连带着吹嘘当年的伪满如何发达,其内心深处就是认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无法超越日本,认为自己能创造的价值不如日本人,所以会产生仰视的心理自我矮化。

一个美国的失业维修工,这样一个底层人物到了中国却大受欢迎,不断有人搭讪,以至于他在youtube发视频吹嘘自己的战果有两百人,活得很滋润,把中国女孩当战利品。面对这样一个洋洋自得的底层屌丝,国内女权却说是中国女孩占便宜了,谁睡了谁还不一定。

其实这些女权的内心想法,和精日非常类似,就是认为自己的价值,是低于外国人的。不仅低于美国白人女性,也低于美国底层男性,所以即使是美国白人女性看不上的底层男,也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即使对方看不起自己也不以为意。

精日与女权的这种心理,其实就是内心缺乏自信导致的价值观扭曲,以至于他们没有被外国人尊重的需求。

我们不排斥日本人,白人,但是只有不卑不亢,平等自信,以尊重为前提的和外国人交往,才能获得对方尊重和自我价值最大化。

邓文迪就是个充满自信的中国人,她本身并不是豪门,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在和外国人交往过程中,散发着强大的自信,不仅能够征服默多克这样的西方商界巨头,离婚后不仅能交往小她17岁的英国小提琴王子查理西姆,也能交往小她27岁的,身材健美的匈牙利男模。

像邓文迪这样聪明自信的中国人,显然不会像国内女权一样,把美国底层失业维修工都当个宝,还觉得自己占便宜,这会大大降低她的个人价值。

国人不应该低估自己的价值,要有我们的个人价值高于外国人的自信。

在中国企业出售的这些案例里面,我们有的人觉得格力就值9个亿,徐工机械就值二十亿多点,活力28才六千多万人民币就把品牌卖掉,这点钱就想把自己卖掉,甚至还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这就是严重低估了自己的价值

而像董明珠这样的企业家,就很有自信,才能最终让价值最大化。

3:不排斥合资,但是事实是如果不掌握主导权,合资很难得到先进技术

我国企业当年选择以出售股权,以及出售品牌的方式和国外巨头合资和合作,

除了获取企业发展急需的资金以外,其实还寄希望于借助外资的品牌渠道打开国外市场,同时通过合资获取先进的管理经验和先进技术。

而从实际的经验来看,是外资通过收购股权,更多的是获得你在中国的销售渠道,打开中国市场,而不是帮助你去打开国际市场。

而我国这些年崛起的,能够大肆抢夺市场的优秀企业,

汽车的吉利,通讯设备的华为,高铁的中车,安防的海康,化工的万华等等,

几乎没有合资企业。

反过来我国的汽车产业就是典型的失败案例,

全行业合资,最终真正能够从合资当中学习到技术和管理经验,并且用于自主品牌的发展的,也就是上汽和广汽还不错。即使如此,

上汽乘用车(荣威,名爵)和广汽乘用车(传祺)加起来的销售额也比不过吉利,和长城差不多。在电动化方面也慢于比亚迪。

4我们总体已经挺过了并购危险期,中国进行反向收购的时代已经来了。

我们可以注意到,在21世纪初期,我国有一个出售国有企业股权的小高潮,本文中大量案例都是在2000-2007年左右,

这里面一个是当年国有企业改制,激活企业活力的需要,

另一方面,当年的中国就处于资本短缺状态,手握强大资金和技术的外国买家往往在收购中处于优势地位,出手更大方,让一些经营处于困境的中国企业选择出售给外资。

这其中有的是因为中国企业经营不太好,例如感光产业,工程机械的徐工等

有的是中国企业发展初期,虽然经营良好但是急需资金,典型的如ATL,就是因为融资对象退出急需获取资金,从而让TDK获取了入股的机会,1亿美元就获取了全资,可以说日本人赚翻了。

如今中国资本强大了,不管是国家还是民间都有强大资金,

所以现在我们反击和仿效的机会来了。

反击是对发达国家进行反击,

我们要认识到一点,如今中国的经济总量是世界第二位,换句话说这个世界上二十多个发达国家,除了美国以外,我们的资本力量比其他所有的发达国家都要强大。现在是他们对我们的收购感到恐惧的时候到了。

除了像华润雪花,青岛啤酒,南孚电池一样回购民族品牌股份以外,

还要充分利用我国的资本力量优势,对发达国家经营不善但是具有优势技术的企业进行收购,尤其是在欧美处于金融危机期间,其总体处于虚弱期,将会出现遍地黄金的局面,更是可以以更低价格收购其优质资产。

这些年我国企业收购的德国的林德液压,瑞典沃尔沃汽车,日本高田气囊,瑞士先正达农化,意大利倍耐力轮胎等,都是世界级的优质资产。

中国公司强大的资本实力,也让欧美现在感到恐惧,美国最近禁止中国对美国高技术产业进行投资就是个例子,如果欧美再次发生类似2008年的金融危机,那就是中国大肆收购的绝佳机会。

关于这些年中国的反向收购战果,可以查看:

这些年,中国收购的海外技术公司

实际上,对中国对发达国家企业进行收购的统计来看,欧洲被中国收购的先进企业最多,一直觉得欧洲人对核心资产出售敏感性不够,

除了前面说的轮胎,农化,液压,汽车,叉车等的顶级企业以外,例如2012年德国人仅仅差不多26亿人民币就把全球最大的混凝土机械普茨迈斯特的100%股权出售给了我国三一重工。三一在该领域一跃成为全球老大。

同样的还有英国人把世界三大移动GPU芯片公司之一的Imagination卖给了中国财团,该公司本来是为苹果的iphone手机提供GPU芯片,被苹果宣布自研后,选择出售给中国。

而对我国收购警惕性最高的则是美国人,不仅我们想买美国的企业,例如我国紫光想买美帝存储器制造商美光,美国就坚决不卖,

甚至连我们想买德国的芯片设备制造商例如爱思强等,美国人也不让卖。

当然,美国人不卖,中国人也可以自己搞,

中微半导体的MOCVD,就完全实现了对爱思强MOCVD设备的替代,现在在该领域,我国中微和美国Veeco已经成了世界两强之势,而爱思强则日益衰落。

我国乃至世界最大的LED芯片制造商之一的三安光电,以前就是买爱思强的MOCVD生产设备,现在则抛弃了爱思强,转向了买中微,所以德国人也算是被美国人坑了一把。

美国人不仅对自己的核心资产一律不出售,高技术公司,高技术产品都不卖给中国,甚至还直接打压中国最优秀的企业进军美国。

不仅打压我国企业进军美国,甚至还反过来以贸易战方式打压我国主要还局限在本土的高技术产业。从这一点来看,美国是我国崛起道路上合格的强大对手。

来源:宁南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